关于

【始春】Round One:虎視眈々

《注意》:此故事的节目权属虚构

 

→假设年长组参加了N站的节目

→OOC

 

节目细节:

  • 需要翻唱MMD之中的歌曲还要学习MMD之中的舞蹈。

  • 每一次都有差不多一个星期的筹备时间。

  • 期间开一次一小时练习直播。


虎視眈々【MMD参考位置及动作】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931491/?from=search&seid=2353352513099373807

 

如月恋:鹤丸的位置

弥生春:莺丸的位置

睦月始:一期的位置

 

》》》

 

在看到他们所抽到的曲子时,睦月始和弥生春只是觉得这个歌名有点奇怪。

 

但是在看到工作人员带着同情的目光时,他们突然间觉得这个歌好像不只是歌名奇怪,估计整首歌曲都不简单吧……

 

“不会是PPAP一样的鬼畜曲吧?或者小鸡攻击那样的?”

 

在听到弥生春的猜测,睦月始很快就送了对方一个冷瞥。

 

难道他不知道flag不能乱立的吗,还有为什么春会知道那么多鬼畜曲……

 

“那么希望各位记得在筹备期间,记得开一小时的练习直播。”

 

在工作人员的讲解之后,睦月始和弥生春就带着七上八下的心情回到了月寮,准备迎接这首曲子为他们带来的惊吓。

 

》》》

 

确实是惊吓呢。

 

在看完视频之后,弥生春转头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黑国王,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嫩了。自己脸上的热度,不用看也知道自己估计已经红了一张脸。

 

尤其一想到在舞蹈开头及精彩的部分,弥生春觉得脸上的热度又要上升了。

 

“嘿,春桑你们在看什么?为什么脸那么红?难道是……”

 

就在弥生春沉溺于自己的“幻想”之中,肩膀被人轻轻一拍,侧过头就看到一脸笑得意味深长的少年自顾自地点了视频的回播键。


音乐的前奏再度响起时,睦月始和弥生春就忍不住觉得头痛了。

 

曲子和舞蹈已经是个大问题,更大的问题是他们还要需要多一位成员。

 

哦,多一位成员啊……

 

想到这里,睦月始和弥生春都不约而同地将视线定在如月恋身上。既然有傻乎乎的猎物自己跑过来,那么他们也毫不客气地接收吧。

 

而看完了MMD的如月恋就注意到了年长组炽热的视线。

 

啊,为什么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啊…

 

》》》

 

“始就负责歌曲之中的喘息部分了。”

 

睦月始挑起眉看着弥生春,表示自己对于这样的部分很有意见。只是在听到另外两人的上诉之后,他也只好无奈地接受了。

 

好吧,谁让他在Gravitic Love已经熟能生巧了呢…

 

“那么歌曲的part已经解决了,那么现在是舞蹈的定位…”

 

弥生春将自己整理的资料放在了桌上,正打算讲解时,如月恋就拍桌站起指着其中一个MMD人物说。

 

“我当那个电灯泡!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咳,我是说那个互动比较少的?”

 

在被睦月始和弥生春注视的如月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小心翼翼地改了个说词。

 

“电灯泡”好吧,恋这个说词还真是符合。毕竟,其他两个成员的定位是互动比较多。

 

他本来是打算让睦月始当那个“电灯泡”的。不过这样的话效果估计就不是很好。试想,他和恋在“深情”的互动时,黑国王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。

 

想到这里弥生春就忍不住笑了出来,引来了另外两人带着疑惑的神情。

 

“好吧,恋就当互动比较少的那一位。不过虽然互动的动作不多,你的表情可要到位。”

 

“是!”

 

如月恋奋力地点点头,像是在证明自己会加油的。而一旁的睦月始则觉得有些心塞。

 

他感到自己在这个团队之中地位堪忧啊…

 

》》》

 

而在练习开始之后,睦月始觉得除了地位,自己的自制力也是接受到了考验。

 

毕竟平日对于自己就充满了吸引力的人,在刻意诱惑之后,那么效果自然是加倍。如果说心里没有任何波澜,根本是自欺欺人。

 

所以睦月始觉得每一次的练习根本是一种折磨。于是在配合好几回之后,他就表示除非开直播和正式表演,都各自练习自己的part吧。

 

不然这样下来每晚他们都在荒废了人生…

 

睦月始抬眸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弥生春,忍不住无奈地笑了笑。而弥生春一听到立马点头附议。

 

毕竟再不克制一下,那么他的腰酸背疼估计好一阵子都缓不过来吧。

 

另一边,单纯的如月恋则是纯粹以为可以减少练习,而感到开心。

 

然而在表演自己的part给其他成员看后的如月恋,在看他们他们的反应感到了一阵忧伤。因为他觉得自己在走成熟路线的未来堪忧。

 

》》》

 

“直播室开好了。”

 

弥生春将直播的摄像机放好之后就到一旁准备音乐设备。如月恋则是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镜头。

 

“春桑,有很多观众进来了!怎么办!”

 

看着屏幕刷着下午好的弹幕,如月恋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弥生春。可是弥生春正在忙着音乐设备的事儿,根本没给自己一个眼神。于是他只好求助于坐在一旁的睦月始。

“当然是问好,各位下午好。”

 

睦月始无奈地收起手机入了镜头,向观众们打了个招呼。

 

“下…下午好!”

 

看到睦月始出现在镜头里,还有如月恋紧张的样子,弹幕开始越刷越多。这时候,弥生春终于调好了设备加入了打招呼之后就陷入沉默的两人组。

 

“看来,今天的直播真是热闹呢。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开始了?”

 

“……开始吧。”

 

虽然很想要拒绝,但是既然参加了那个节目,那么就要做到最好不是吗。于是互相给了个眼神之后,弥生春就示意一旁帮忙的工作人员可以播放音乐了。

 

观看直播的观众则开始猜测他们抽到的歌曲就究竟是什么。而有些眼尖的观众在看到三人的站位时,似乎就猜到了。

 

在音乐响起来后,弹幕就充满了Σ( °△ °|||)︴的颜表情或者是表示喜闻乐见的hhh。

 

这些都是弥生春他们所看不到的,因为现在他们要投入表演。

 

虽然已经看了好几次,但是许久未见又看到始桑和春桑两人诱惑对方的互动后。如月恋已经可以想到弹幕估计会说自己是个瓦亮的电灯泡。

 

就在如月恋自我吐槽的时候,他并没有发现年长组的两人之间越来越暧昧的氛围。

 

尤其是本来应该放在对方腰部的手,什么时候变成在对方臀部上。如月恋没有注意到的细节,都被那些鹰眼的观众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

“是我的幻觉吗,为什么我觉得始桑搂着春桑的手那么熟练。”

“准确来说是臀部!”

“是不小心吗!”

“恋困一脸正经的表情好可爱。”

“天啊,这个部分,春桑的腿!”

“突然很好奇三人组的唱起来的虎視眈々,究竟是什么样的!”

“哦,我的鼻血!”

 

在摄像头面前的刺激,令睦月始和弥生春互撩的冲动更甚。毕竟他们想要究竟是谁会获胜。

 

于是遭罪的只有如月恋,就在第三轮的“折磨”正要开始时。月城先生敲门进了练习室。

 

“始,注意分寸。”

 

看来今天的对决只能到这里,睦月始点了点示意自己知道了。随后就看了眼弥生春。

 

而弥生春在看到月城先生进来时,也大概知道对方是来说什么的。与睦月始对上视线后,一时冲动…

 

“晚上再战。”

 

看着弥生春的口型,睦月始微微一愣,对方说完之后一脸窘迫转过头的神情,更是睦月始的嘴角忍不住上扬。

 

他突然有点期待直播结束之后的事儿了。

 

于是才休息不到5分钟的三人组又开始了直播。

 

》》》

 

据说在直播结束后,那一晚就传出了练习室闹鬼的说法。

 

当然这些都与三人组无关,随着期限越来越靠近。他们基本上一天都呆在练习室中练习舞蹈和歌曲。

 

随着音乐结束,师走驱和皋月葵忍不住奋力鼓掌。

 

“始桑,你们的表演真的是……”

 

“太儿童不宜了!”

 

师走驱的接话,让如月恋忍不住炸毛凑过去和他闹成一团。睦月始和弥生春则是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

虽然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但是从组员口中听到这个评价还真是有复杂啊。

 

“话说新呢?”

 

和师走驱分胜负之后的如月恋这才发现组里少了一个成员。师走驱和皋月葵摇了摇头表示他们也不知道。因为最近对方常常神神秘秘的溜出月寮。

 

而在几天之后的节目上,Six Gravity等人看到作为开场表演者的新和叶月阳,这才明白,对方这是和白组的成员一起偷偷参加了这个节目。

 

当他们的曲子响起之时,看着观众们激动的样子。他们觉得这一组似乎也抽到了可怕的曲子。

 

果然…

 

看着随着疑心暗鬼这个歌曲熟练顶着胯的两人,黑组和白组的成员都忍不住赞同这首歌还真是符合这两人的性格。

 

也因为开场表演就如此强大,后续需要表演的团队都感到巨大无比的压力。尤其是睦月始他们三人的曲子和新他们的有点类似。

 

不过,他们还是有一些小小的胜算。

 

既然这是最后一次表演这首曲子,那么是时候在放开一些了呢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这和新他们的表演又是全然不同的……”

 

音乐响起时,平日看过练习的黑组表示他们可能平日看的是假的练习。

 

明明开头始桑只是轻轻揽着春桑的腰,而今天始桑的手竟然轻轻拂过春桑的臀部再轻轻的揽着对方的腰。

 

这三人更是在表演之中加入了一些撩人的小举动。

 

比如春桑在蹲下的时候,将刘海向后撩去。

C位的恋为什么要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啊!

始桑才是更加过分的,对观众勾手指什么的,还有在后部分的喘息!

而更加秒杀的是互动部分吧。对于睦月始和弥生春发的狗粮,他们已经心累得不想说什么了。

 

于是这一场表演成功让观众们再次喊破了喉咙还有脸红心跳。

 

在表演圆满落幕之后,如月恋在回到后台才发现其他两人早已经没了踪影。


算了,自己换衣服去吧。反正春桑他们知道要在哪里集合。咦,更衣室怎么被锁着呢?难道坏了?看来只能去新他们的待机室借用更衣室了。

 

而他没有发现的是,地上散落着睦月始和弥生春表演时穿着的外套。

 

》》》


“好了,现在让我们欢迎最后一位表演者!他也节目的提议者之一,霜月先生!”

 

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黑组的一行人都向白组的成员露出震惊的表情。文月海在找不到霜月隼的踪影就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

果然,这个闹腾的白魔王又出来搞事儿了。

 

“世界第一的白魔王殿下~♪”

 

当白魔王一开口,台下的观众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而到了第二句响起之时,他们都忍不住笑出声,开始为这个“世界第一白魔王殿下”应援。

 

听着这首歌的歌词,文月海等人无奈地摇了摇头。这又是个符合对方人设的音乐啊。

 

“「轹(ひ)かれる 危(あぶ)ないよ」 そう言(い)ってそっぽ向(む)くキミ

「会被撞到的 很危险喔」 看向别处并这麼说著的你

 

こっちのが危(あぶ)ないわよ

这样比较危险呀!”

 

随着对方唱到这一句时,文月海看到本来是面向其他观众的霜月隼对上自己视线,配合着歌词指向自己。

 

台下的观众则是尖叫了起来,文月海则是在怀疑自己是否应该没收对方的哈根达斯。

 

算了,谁让他是世界第一白魔王殿下,自己是他的骑士呢。包容是必须的。

 

》》》

 

“好了,感谢各位表演者今天精彩的表演。那么现在又到了抽签环节了。希望各位观众能够在下个星期继续收看或者参加本台的节目。祝大家有个愉快周末!再见!”

 

“始桑和春桑呢?”

 

师走驱看着表演者聚集在台上准备抽签,忍不住问了问。

 

如月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,在看到众多表演者都已经抽好了表演曲目,如月恋作为这次表演的队员也被传召上去替他们抽表演曲目。

 

看着手中的曲名。

 

如月恋只希望始桑和春桑不会将自己打死…

 

》》》TBC

 

P.S:

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疑心暗鬼MMD真的超适合新和阳的人设

隼的则是世界第一个公主殿下,歌词是亮点。

 

顺便猜一猜Round Two 始春他们究竟抽到了什么曲子吧hhh


评论(8)
热度(43)

© 无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